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北京’

再见,我的北京

我本月一日已经离开了北京,我正在黑暗冷清的瑞典生活。在北京那一年半的时间只能说是我生活中最精彩的,大胆地过日子,过得快乐。去北京之前我跟自己说绝不要谈恋爱,到时候怎么忍受分离?不过,思想的力量不如爱情,结果我在北京语言大学爱上了我的越南同学。遇见爱是唯一最重要的事,但我对北京的好感不只源于爱情的记忆。反而,我认为北京固有一种魅力,一个使我念念不忘的气氛。一般说起北京的优点都会提长城、故宫、京剧、烤鸭等传统的象征。长城是很长,颐和园是很伟大,可是给我印象更深的却是最小的事。在路边买烤栗子、在教室里分析“而”的语法、在五道口吃石锅拌饭、劳动节和女朋友在后海无计划地逛逛、在电影院看姜文的作品、在KTV厅唱周杰伦——这是我的北京。

瑞典著名作家佩尔·安德斯·福格尔斯特龙(Per Anders Fogelström)的小说《我的梦想的城市》描写了一个普通工人在十九世纪的斯德哥尔摩的生活。除了家庭故事以外,小说还充满了他对斯德哥尔摩的热爱和希望。描述的是一个发展中的城市,一个“活着”的城市。北京现在同样不停地变,也带着希望往前冲。更多新高楼和汽车不见得是百分好的事情,但反正无人能否认北京有“心跳”。我在北京的时候还渐渐发觉了不仅仅是北京在变,而且北京改变了我。也许任何在国外生活的人都会受新的语言和文化的影响,但我确实低估了它的力量。我并不是说我变成了中国人(我不会也不愿),而是说通过中国的文化发现瑞典的思想未必都完美,自己的一些成见也显然不正确。反过来中国也有它的缺点,可是我相信中国人民能管好自己,不用我说。

失去了后才懂得珍惜是人之常情,现在我连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也想!或许太多空气污染影响我的脑子……无论如何我知道我早晚会再去北京,再去我的梦想的城市。

喔对了,我不是直接回瑞典来的,先去越南看了我的宝贝。一切都好,你们不用担心!

Read Full Post »

我要暂时离开北京

I’m leaving Beijing temporarily.

前一个月是期末考试和毕业的时间,所以我都没有写blog。至于这一年学习的成果我很满意,虽然我比不上任何五岁的中国孩子我还是得到了我的目的,那就是一定的中文水平。目前我的北京生活到期了,明天一早就动身回国。 不过,如果一切顺利我很快就回来,我将要在Opera的北京分公司做我的计算机毕业设计。我现在回瑞典去是为了办好签证(国家规定必须出进)。

我在北京经历了很多好事、一些坏事 ,如果写出来恐怕我讲不完。反正我今天写不了,天都黑了,我要睡觉了。晚安北京!

Read Full Post »

I’ve been interviewed been by Shanghai IT magazine IT时报. I’ll try to find the time to translate it into English soon.

大约一个月以前我接受IT时报记者的采访,在这一期报纸上发表了。权IT时报,用许可。

我的BSP,在瑞典公寓的衣柜里

IT时报记者王珏磊

在长途电话的那一头,Philip的普通话说得很溜,完全能听懂记者的提问,回答也很少语病,我们的交流很顺畅。听他说话,你不会想到他是一个只学了一年中文的瑞典人,在他抵达北京之前,他所有的汉语基础只是在瑞典夜校上的12节中文课而已。不只会说,Philip还会写。去年秋天刚到北京,他便在博客上用中文写些小短文,现在,他的博客更是中文、英文、瑞典文并行,中文小文章已经写得颇为地道。问他,是否瑞典人都有语言天才?他的回答是否定的:“是因为我对中文感兴趣!”

博客故事

Philip决定写博客,是从到了中国以后开始的。作为一个在瑞典学计算机的大学生,难道他不知道博客?Philip打消了记者的疑问:“不是这样的,我早就知道博客。只是我觉得写博客是让别人看的,如果我在瑞典写博客,我的生活和别的瑞典人一样,他们不会有兴趣看一种同样的生活。但如果我到了中国,写些中国的事情,这就有人看了。”而之所以用中文写博,Philip也有着自己的“小九九”:“我的英文比中文好得多,但在中国,如果用英文写博客,会有人看,但很少会有人留言,我会觉得很寂寞。如果用中文写的话,那就是‘老外写中文’,会比较有特点,比较吸引人。”看来,Philip“算盘”打得还蛮精。

Philip的这一招果然奏效。比如,某一天,他在博客上提出,不知怎么进入中国的博客圈,请大家推荐自己爱看的博客,以及好玩的网络漫画,并请大家指出自己这篇小短文中可能有的错误。果然,就有人告诉他,某个网站可以作为博客圈的入口,又有人表示愿意给他发来些网络漫画的链接,还有网友不客气地指出,文中提到的“破插件”只是自谦的说法,用来指别人的插件,可就有点不妥当了。Philip对这些留言有问必答,对大家的热心敬表谢意,像一个热忱的主人答谢客人一样,把博客经营得颇像一个热闹的会客厅。

我是自己的BSP

问Philip,喜欢看哪些中国博客,Philip告诉记者,他经常会看新浪的一些知名博客。话锋一转,他开始批评起新浪博客的缺陷,“作为一个BSP,新浪的技术很落后,如果你用RSS订阅,照片就不能打开,并且,如果你不用IE浏览器,你就不能参加博客上的讨论。”那么,Philip选的是哪家BSP的服务呢?他的说法让记者大吃一惊:“我是自己的BSP。我的BSP在我瑞典公寓的衣柜里。”

到底是学计算机的学生,Philip的手段还真是不一般。“做起来其实很简单,用Wordpress做的,跟一般博客一样,想干什么都可以,想用什么软件就用上去。我喜欢玩游戏,就在博客上加了些游戏,还上传了几部电影。自己做BSP,博客会有独特的个性,比较漂亮一点。”而作为服务器的电脑,则乖乖地躺在Philip瑞典公寓的衣橱里,由他的哥哥帮忙照看着。
记者问:“那我可不可以在你的BSP上注册一个博客呢?”
Philip委婉却坚决地拒绝了记者:“你完全可以自己做的。做BSP,我是要付钱的,虽然不多,但也不能开放注册,我承担不起。”

人物故事

来中国之前,Philip在瑞典读大学,学的是计算机。去年春天,Philip误打误撞地去读了一个夜校,学中文,总共上了12节课。读完夜校,Philip就作了一个决定:他要申请中国的学校,专门学这种“很好听的”的语言。就凭着12节课打下的底子,Philip竟然真的拿到了北京语言大学的入学通知,来中国学一年普通话。

去年9月,Philip到达北京,在“妈妈的朋友的 ”家里安下了身,成了一名留学生。就此,他边读书,边用好奇的眼睛打量中国。

素食者的天堂

来到北京,Philip最先爱上了中国的食物。他是一个素食者,可是,瑞典的传统食物是土豆和肉,蔬菜的种类很少,而且很有可能买不到。在北京,Philip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素食者的“天堂”,素菜的种类非常多,并且做法极其丰富多彩。比如土豆,在瑞典,一般只是开水炖熟而已,可是,在北京,就有炒土豆丝、酸竦土豆丝、土豆炒四季豆等等多种做法。更不用说豆腐了,瑞典极其少见的豆腐,中国的做法更是洋洋大观,什么家常豆腐、麻婆豆腐、冻豆腐、老豆腐等等,应有尽有。他还吃到了很多以前根本没见过的东西,比如“面筋”。Philip开始时还在公寓里自己做饭,没多久干脆顿顿在外面大快朵颐,他只去中餐馆,“味道很好,而且还不贵。”

两米零二的尴尬

Philip的博客上,有他自己画的一幅四格漫画,描绘一个身高只有一米零二的小人,在街头的种种尴尬遭遇:有人拿他跟自己比较,说他只到自己胸口;有人拿着相机,说“太好玩了,来,照一个!” Philip在漫画下面注明:这都是自己在北京的真实经历,只不过,是反过来说而已。

实际上,Philip的身高是两米零二。可以想象,走到北京街头,Philip是多么的显眼。每天,只要他一出门,就会被人围观,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肆无忌惮地大声议论。有人掏出手机,在他背后“咔嚓”拍照。可他一回头,那些人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次两次还则罢了,天天如此,Philip难免有生气的时候。Philip告诉记者,有一回,他去哈尔滨玩,有两个人没征得他同意,就站在他旁边,把他作为陪衬,让朋友赶快按快门照相。Philip有些火了,告诉他们:“我不是动物园里的动物。”可两人不管不顾地继续拍。Philip想想还是算了,“我知道他们没有恶意,这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我不应该生气。可是我真的有点烦。”至今,Philip还是无奈地天天被人围观。

我找到了我的“天使”

来中国时间长了,Philip也有些“中国化”了。经常有人称赞他:“你的中文说得很好”,Philip会谦虚地回答:“哪里哪里,还差得远。”他告诉记者,一开始,他觉得这样的回答“有点假”,如果在瑞典,只需要说“谢谢”就行了。可现在,他越来越习惯于这种“中国式谦逊”了。就算是瑞典人夸他,他也会说“哪里哪里”,有一回倒是搞得一个瑞典朋友摸不着头脑。

在中国,Philip还遇到了一件重要的事:他恋爱了!他找到了他的“天使”。那是一个越南姑娘,和Philip一样,也是来中国学习语言的留学生。他们是同学,天天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他们之间只能说中文,中文是他们共通的语言。恋爱让Philip的北京生活更添了一层幸福和甜蜜,不过他也有些苦恼:学完后,他们各自要回国,恋爱如何继续呢?Philip甩甩头,“到那时候再说吧!”

Philip对博客的看法

博客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它让普通人前所未有地获得了说话的权利。昨天我买了一本杂志,竟然发现它的扉页的栏口就叫做“博客”,这说明博客是多么流行。但博客绝对是存在于网上的东西,它本身有一定的技术,让人们可以在这里展开讨论,得到回馈。博客一定要能实现RSS订阅,否则的话就只是文章、照片的展示而已。

Read Full Post »

我来中国以后几乎每周都遇到骗子。有的出租车司机不愿意打表,而说“朋友,那个地方很远,给你便宜一点”。有的售货员多要我几百块钱。有的人试图给我伪造的钱币。当然我一般不受骗,不过我在这个陌生的社会已经上了几次当。

我最近的一次被骗使我很愤怒。那天午夜我从北京语言大学南门走出来,右手拉着一个箱子。路边停着一辆出租汽车,司机帮我把东西放进行李箱里后我们就开往我的家。达到地点时司机要了我11块。我因为没有零钱,就让司机等我去旁边的一个商店买某种小东西,然后再交给他钱。这样我就给司机留机会,他在背后拉我的行李偷走了。我问站在楼前的两位保安车到哪儿去了,可他们只说它往前开走了。黑夜里找那辆车是没有希望的,出租车都差不多。随后我打110问我该怎么办,可是他们也帮不了我。第二天我写了一个书面报告去公安局报警。车号、型号和出租汽车公司我都没记住,我只记得时间和司机大概的样子。两位警察都很负责任,拉我去看电眼的录像、询问保安等等。我跟警察说“整天有人试图骗我,他们肯定会有一天成功”时,他们笑笑并补充,说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说得太对了。被偷走了的东西不太昂贵,可是对我很重要。警察还没弄完,所以我不写详细的情况。说实在的,这件事不大可能成功,但是我还没放弃希望。

事后诸葛亮是很容易的,我似乎不应该相信别人。我仍然不是特别傻的,不少留学生也遭遇了相似的事情。事实上,不仅中国这样,全球都有骗子。不管怎么说,北京给我的印象中有了一点苦味。

Read Full Post »

漫画:一米零二

我首次画漫画,内容都是我在北京亲身经历的事情,只是地位颠倒了。我希望大家能理解……

Read Full Post »

今天又去了民宝火锅城,想起来第一次去多么麻烦。菜单上的汉字大部不认识,服务员说的话也不太明白。“点菜吗”,她问了。“我想吃一种东西,可是我不知道它叫什么”,我回答。“这个东西呢,是黄色、圆的……球……好像是用面做的”。服务员没明白,于是我又说了几遍,哈哈大笑地做手势。她终于问“求切半,对吗?”我没听清,可是已经说了半天,所以只点了点头。随后她把菜端过来,其中居然有我想要的面筋。成功了!

第二次去,点菜没有那么难。菜单上找到了面筋,就指了指给服务员看。“面基、面近、面什么?”我问她了。“面筋。”成功了!

我今天对菜单很熟悉,自信十足地说“麻酱、炸豆皮、土豆片、白菜、鸡毛菜、粉丝、腐竹、面筋。”成功了!

上面有错误的话,请帮我指出来。

Read Full Post »

English translation below.

好久没有用中文来写。现在放假,同学们都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我来北京五个月了,天天都上课我的汉语水平提高了不少。我因为期末考试考得不错,所以可以跳班了。如果我跳班我会觉得难一点,可是那样我的进步会更大。这是学习的事情,当然还发生了很多其它事,所以我想写下一些我的经历。

我对北京的生活早就习惯了。空气污染、危险的交通、难吃的面包,在北京遇到这些困难,不过好东西还很多。我特别喜欢的是中国菜,又便宜又好吃!瑞典饭店的菜差不多都有肉所以我很少去,可是在这儿大多数饭店有好吃的素菜。我最喜欢的一些菜是家常豆腐、香辣土豆丝、鱼香茄子、炒面、老醋花生米等等。

北京菜好吃,可是我不喜欢北京的面包。在瑞典面包外面硬、里面软。在中国呢?面包的外面和里面都软!包装上印着“有牛奶!”,可能这是主要原因之一。一般面包不应该有牛奶,我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人喜欢这种面包。我很想念瑞典的。

中国的谦逊很有意思。这个“哪里”听起来很假的,但我被影响了。有人夸奖我的汉语时我一般说“还差得远呢”,可是我有时候感到不舒服,什么也说不了。有一次一个瑞典人夸奖我,我一下子回答“不是,我没有什么”。以后我就觉得很奇怪,在瑞典说谢谢就行了,说“我没有什么”太谦逊,其实有点不礼貌。

我最快乐的事是私事,不过现在我想让大家知道。我来北京以后很快就爱上了一个天使。她是我的同学,又聪明又漂亮。去香山、做面食、看黄金甲、过圣诞节都是跟她一起的。我们已经在一起四个月了,能当她的男朋友我非常自豪。现在她回越南去了,我当然很想她。我不应该写下来一封情书,我只想说:清娥,我爱你! Thiên sứ, anh yêu em!

My classmates have all gone home over the holiday, leaving me alone in Beijing. I’ve been here for five months now, attending class every day, so my Mandarin has improved quite a bit. I did well on the final exams so if I want to I can jump up a level. It will get harder if I do, but that way I would be able to improve even more. These are school matters, there have been a lot of other things happening too of course and I’d like to write down a few of my experiences.

It didn’t take long to get accustomed to life in Beijing. Air pollution, dangerous traffic and bad bread, these are a few of Beijing’s downsides, but the positives outweigh the negatives. I especially like Beijing food, it’s both inexpensive and tasty. I very seldom eat out in Sweden, since as good as all dishes have meat. Here however, most restaurants have good vegan food. My favorites include jiachang tofu, fried thin potato strips, sweet & spicy eggplant, fried noodles and peanuts in rice vinegar.

Beijing food may be good, but I do not like the bread. In Sweden bread is hard on the outside and soft on the inside. Here, however, it’s soft inside and out! The packaging says “CONTAINS MILK!” and perhaps this is one of the main causes. Bread shouldn’t generally have milk, I don’t know why the Chinese like this kind of bread. I really miss Swedish bread.

Chinese modesty is very interesting. The standard reply to praise, “where do you get that?” (literally “where?”), sounds very put on, but I’ve also been influenced by it. If someone praises my Mandarin I usually reply “it’s still far from good”, although sometimes I’m too uncomfortable to say anything at all. A while ago a Swedish person complimented me and I instantly replied “oh no, I’m nothing”. Afterwards I thought that was very strange as in Sweden saying “thank you” suffices. Saying “I’m nothing” is too modest, even a bit impolite.

The most joyous matter is a private one, but at this point I’d like the world to know. After arriving in Beijing I very soon fell in love with an angel. She is my classmate and is as intelligent as she is pretty. Going to Fragrant Hills, making pasta, watching Curse of the Golden Flower, celebrating Christmas, we did all of that together. We’ve been together for four months now and I am very proud to be her boyfriend. She’s gone home to Vietnam now, so obviously I miss her a lot. I don’t mean to write a whole love letter, I just want to say: Nga, I love you! Em đẹp lắm, anh yêu em!

Read Full Post »

我的一天

Today’s homework is to write about a typical day in my Beijing life. Enjoy.

我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早饭我常吃米酒汤或者馒头。因为大学有点儿远所以我差一刻八点应该去教室。虽然走路比较长久但是我喜欢。八点半上课。我们每天都有四节课、十二点半下课。下课以后我跟同学们一起去吃午饭。我们有时候在食堂吃、有时候在校园外面的饭店吃。然后我回去家。下午如果我累我休息一下。我常常用电脑编程、听音乐、上上网跟朋友们一起聊天儿、给爸爸妈妈发电邮。晚上我做饭、做作业、洗澡。我大概十一点钟睡觉、以后做梦奇妙。

Read Full Post »

English translation below.

我今天接到过一封信从北京语言大学。他们写“我们荣幸地通知您…我校同意接收您作为普通进修生来本校学习,学习的间自2006年9月1日至2007年7月31日”。虽然我是一点紧张但是我很高兴。看来我在9月真的去中国。我现在应该找一房间在北京。

Today I got a letter from BLCU. They wrote “we are pleased to inform you that … we have decided to enroll you to study at the College of Advanced Chinese Training as a General scholar student from September 1 2006 to July 31 2007″. Even though I’m a bit nervous I’m also very happy. It looks like I’m really going to China in September. Now I have to find a room in Beijing.

Read Full Post »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